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禾的博客

顺乎自然,唯此为大;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日志

 
 

基因、秘诀与慢速致富  

2017-03-10 21:16:57|  分类: 伯克希尔·哈撒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因、秘诀与慢速致富

塞斯·卡拉曼 泽履财智汇

编注:

阻碍人类进化的,往往在于人性本身,这是上一期公众号的重要观点。黑猩猩无法理解现代人的思维,这是进化的差异。塞斯·卡拉曼说,大师们具有的基本特质,是耐心、纪律性和风险规避,而这些,又几乎是由基因所决定的。

本文节选自塞斯·卡拉曼为第6版《证券分析》写的导读文章《格雷厄姆和多德永恒的智慧》,有部分删节。

 

        75年前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大卫·多德出版了《证券分析》一书,如今日益壮大的价值投资者圈子仍深受其恩泽,对他们感激不已。这两位思想家勤奋过人,具有非凡的洞察力,他们试图给混乱不堪的金融市场理清头绪。他们点燃的指路明灯,为一代代的价值投资者照亮了前进的道路。金融市场不可预测,变幻无常,有时极度危险。对那些在市场上苦苦摸索、奋力前行的投资者来说,《证券分析》仍然是弥足珍贵的路线图。这本书常被誉为“价值投资圣经”,内容全面详尽,充满了人类智慧的结晶。虽然书中许多例子显然已经过时,但它们所揭示的教训却是历久弥新。虽然本书的写作风格有些晦涩,但读者几乎在每页都能发现有价值的观点。1934年以来金融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格雷厄姆和多德的投资方法到今天仍然适用。

        不论在今天还是在格雷厄姆和多德所处的年代,“价值投资”的定义都是购买价格低于内在价值的证券或资产的行动,简单的说,就是用50美分购买价值1美元的东西。投资于低价出售的证券,人们可以得到“安全边际”(即为判断失误、分析不严密、坏运气或经济股市的兴衰变迁等预留的空间)。有些人错误地将价值投资看成是发掘便宜货的机械工具,但作为一种全面的投资哲学,价值投资的重点其实是:深入彻底的基本面分析;追求长期的投资结果;限制风险;克服从众心理。

        太多涉足股市的人将注意力放在快速致富上,这样的心理倾向导致了投机而非投资,他们完全寄希望于股价上涨,而不考虑估值因素。投机者通常把股票看成是能快速反复倒手的票据,愚蠢地将股票当作与企业经营状况和估值标准不相干的东西。在股市上涨期间特别流行的投机性方法基本不注意下跌风险。在牛市的时候,很少有人能保持足够的纪律性,严守估值标准和风险规避原则。特别是人们看到很多人抛弃了这些准则,结果却迅速变富。说到底,人们很容易将天才与牛市混为一谈。

近年来,有些人试图将投资的范畴扩展到任何最近升值或可能即将升值的资产,如艺术品、稀有邮品或酒品收集。由于这些资产类别既没有可确定的基本价值,也不能产生现金流(现在或未来),它们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买家的兴趣,因此很明显这些是投机而非投资。

 

投机者所关注的是快速致富,价值投资者则恰恰相反,他们努力避免损失,这显示了他们对风险的厌恶。一个风险规避的投资者认为,对某项投资而言,同等程度的损失所带来的痛苦要超过同等程度的收益所带来的快乐。当我们积累了少量资本后,赚更多的钱所带来的快乐要被同等损失所带来的痛苦所盖过。如果有人邀请你参加一个掷硬币比赛,规则是赢的话你的净资产翻番,而输的话你会变得一无所有,你会如何回答?出于对风险的厌恶,大多数人拒绝了这个赌博,这样的风险规避在人性中是根深蒂固的。可很多人在听到市场投机海妖的靡靡之音后,却不知不觉地放弃了风险规避。

价值投资者并不把证券看作是投机性工具,而是将它当作是企业的一部分所有权或债权。采用这样的想法对价值投资来说至关重要。当企业的一部分以低价出售时,你可以想象这实际相当于整个企业以低价出售。这样的分析思路就像“锚”一样帮助价值投资者将精力集中于追求长期投资结果,而不是关注每日的交易收益。

格雷厄姆和多德哲学的根本性原则是:金融市场是投资机会的终极缔造者。有时市场能正确地给证券定价,有时则不能。的确从短期来说市场可能会出现极端无效率的情况,价格和内在价值之间有可能会存在巨大偏差。出人意料的市场进展、不确定性的增加以及资本流动等因素都会推动短期的市场波动,让股价高的吓人或者低的吓人。用格雷厄姆和多德的话来说:“证券价格经常是一个关键因素,因此股票可能在某个价位有投资价值,而在另一个价位则没有。”正如格雷厄姆教导我们的,将市场看作为称重仪(能精确有效地评估股票价值)的人会受到情绪驱动;那些将市场看作为投票机(受情感驱动的人气比赛)的人则处于有利地位,能有效地利用市场情绪所造成的极端状况。

 

虽然从表面上看每个人都能成为价值投资者,但是这种投资者所具有的基本特质是耐心、纪律性和风险规避,这些几乎是由基因所决定的。当你首次学习价值投资方法时,要么它马上能和你产生共鸣,要么就永远不能。你或者能保持纪律性和耐心,或者就不能。正如沃伦·巴菲特在他那篇著名的《格雷厄姆-多德镇的超级投资者》一文中所说的:“对我来说奇怪的是,如果对一个人说“用40美分买1美元的东西”的想法,要么他马上能接受,要么他就怎么也搞不明白。如果他不能马上理解的话,你就是花几年时间费尽口舌地向他解释,结果还是对牛弹琴。”如果《证券分析》能与你产生共鸣(假设你能克服投机冲动,并且有时能忍住按兵不动的话),可能你就具备了价值投资天性。即使不是如此,本书至少也能帮你理解自己在投资界所处的位置,同时让你了解价值投资界的想法。

《证券分析》出版于1934年,然后经修订又出版了备受赞誉的1940年版。这本书提供的教训是长期有效的,并不因时间的推移而失效,这是它最杰出的成就。几代价值投资者遵循格雷厄姆和多德的学说,成功地在各种不同的市场环境、国家和资产类别中进行投资实践,两位作者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因为他们期望自己制定的原则能“经受住谜一般未来的考验”。

1992年,著名的奉行价值投资的特雷迪·布朗公司出版了一本研究报告汇编,名为《以往什么投资方法是有效的》。研究发现有效的投资方法非常简单:便宜股票(根据市盈率、市帐率或股息率衡量)的表现让人信服地超越了昂贵的股票;最近表现不佳的股票(超过3年或5年)最终的表现要超过那些最近表现良好的股票。换句话说,价值投资是有效的!我认识的投资老手中没人后悔坚持价值哲学,同时也很少有接受价值投资基本原则的人最终抛弃这种投资方法改投他法。

当你阅读书中格雷厄姆和多德描述他们如何在上世纪30年代的金融市场里寻找方向时,你看到的好像是个稀奇古怪的陌生年月:经济衰退、极端风险规避、难以理解的过时行业。但这样的探索实际上很有价值,因为每天市场都有可能变成人们不熟悉的环境。投资者们倾向于认为明天的市场和今天看起来差不多,大多数情况下的确如此。但偶尔传统的智慧颠倒了过来,循环推理得到了解释,价格回归到中值,投机的行为会遭受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市场环境和昨天的已经不同,这让大多数投资者不知所措。用格雷厄姆和多德的话来说:“我们通篇竭力提醒学生们别过分注意表面现象和暂时现象,有时那些是错觉会遭受金融界的惩罚。”在市场骚乱时期,坚持价值投资哲学特别有益。

1934年格雷厄姆和多德已亲眼目睹了5年来市场的高歌猛进和尸横遍野:1929年市场到达顶峰后于10月崩溃,之后是经济萧条的无情折磨。他们制订计划,试图教导投资者如何从成千上万种普通股、优先股和债券中找到具有投资价值的证券,不论这些投资者身处何种环境。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方法和当代价值投资者采用的方法基本相同,他们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采用的原则同样适用于21世纪初的全球资本市场,适用于流动性较差的资产类型(如房地产和私募股本),甚至还适用于那些在《证券分析》出版时尚未诞生的金融衍生工具。

虽然公式对投资分析提供依据必不可少(比如经典的“净营运资本”测试),价值投资并不是刻板的数字游戏。价值投资者时刻都需要具备怀疑态度和判断能力。首先,并非所有影响价值的因素都记录在企业财务报表中:存货可能会过期;应收账款无法收回;负债有时并未记录在案;资产价值多报或少报。其次,估值是艺术而非科学。由于企业的价值取决于无数变量,一般来说只能估计它在某个范围内。第三,投资结果从某种程度来说取决于未来,但人们无法确定地预测未来,所以有些投资即使经过精心分析也不一定能取得回报。有时股票变得便宜是有原因的:商业模式不再有效,账外负债,历日旷久的诉讼案,无能或腐败的管理层。投资者必须时刻谦虚谨慎行事,不懈搜索更多信息,但也要意识到自己永远不可能了解清楚关于某公司的全部东西。最终成功的价值投资者能将各种要素融为一体:详尽的企业研究和估值;无尽的纪律性和耐心;充分考虑各种可变因素对利润影响的灵敏度分析;理性、诚实;多年的分析和投资经验。

有趣的是,格雷厄姆和多德的价值投资原则还能应用到金融市场以外,比如说棒球球员市场,迈克尔·刘易斯2003年出版的畅销书《魔球》对此做了生动描述。和证券市场类似,棒球球员市场也是无效的,而且很多原因类似。不管是投资证券还是购买球员,人们都不能用单一的办法确定其价值,也没有哪个度量标准能说明所有问题。两个领域都有海量数据,然而对如何评估这些数据人们则未能达成广泛共识。两个领域的决策者往往曲解现有数据,从而将自己的分析导向错误方向,最后无法得到正确结论。和证券界类似,棒球界很多人在购买球员时付出了过高价格,原因是他们害怕远离人群从而被批评。他们做决策经常是基于情绪而非理性的原因。他们时而过于兴奋,时而惊恐万分。他们有时目光短浅。他们不能理解什么是均值回归,什么不是。和金融市场的价值投资者一样,棒球界的价值投资者们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取得了相当多的超额收益。虽然格雷厄姆和多德自己并未将价值投资原则应用到棒球界,其他人将他们的远见卓识带到了体育人才市场并获得成功,这更说明了该学说的普遍性和持久性。

……

 

在一个上涨的市场中,每个人都赚钱,价值哲学看起来没有必要。但由于没有确定的方法可以预测市场未来的行动,人们必须时刻遵循价值哲学。价值投资者通过详尽的基本面分析、严格的纪律以及无穷的耐心,他们可以控制风险和限制损失,并能得到良好的回报。你可能不会快速致富,但是你能保留自己的财富。如果价值投资的未来和过去情形差不多的话,你可能会缓慢地致富,这可能是理性的投资者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了。

投资的真正秘诀是:投资不存在什么秘诀。从证券分析第一版开始,价值投资的每个重要方面都已多次公开给大众了。由于很多人不能遵循这种历久弥新、简单明了的方法,遵循这种方法的人一直以来保持成功。人性的弱点导致人们追求快速致富和不劳而获,这好像永远也不会改变。只要人们屈从于人性的弱点,那么价值投资就会像75年来那样,仍然是一种理性低风险的投资方法,能带来长期的投资成功。

                                                                                                                      塞斯·卡拉曼

                                                                                                                  2008年5月写于波士顿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